[情報] 逍遙小散仙17-8


前言:

新書出了,歡迎新老朋友多多支持,有興趣購買的朋友,請私信我,
索取土地銀行帳號轉帳,正版電子書在阿米巴論壇下載,謝謝。
還有六朝燕歌行,也在阿米巴連載中,謝謝大家。

阿米巴論壇:https://www.rosonbbs.com/forum.php

  小玄突然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做什麼?」皇后趕忙按住他。

  「我要去瞧瞧師父!」小玄道。

  「不行!」皇后斬釘截鐵道。

  「我身上有力氣了,可以走動了。」小玄爭道。

  「那也不行!這幾日朝中文武、各宮各苑都在著急,俱要過來請安,全都給
我以陛下需要靜養為由攔下了,倘若你現在就去儀真宮,我還怎麼跟那些人交代
?」皇后微嗔道。

  小玄怔住。

  「你乖乖養傷,過陣子,我就想辦法讓你見到師父。曉得麼,往後我們事事
皆須滴水不漏,否則隨時會招來滅頂之災。」皇后一臉凝重道。

  這時簪兒端了盆清水進來,絞了條軟巾正要上前,卻給皇后接了過去,竟然
親自為小玄擦拭額上臉上的汗水。

  小玄慌忙道:「我自個來。」

  「慌啥,你身上有傷,給我好好地坐著。如今你可是當今天子,臣妾的萬歲
爺,就安安心心的受用好啦!」皇后笑吟吟道,依然把著軟巾繼續為他擦拭。

  小玄見她靨若芙蓉,咫尺間翹睫根根可數,想到此乃椒房至尊當今皇后,心
中不禁怦怦直跳。

  擦完臉,簪兒又絞了條巾子遞與皇后,皇后把著軟巾探入襟內為他抹拭胸腹
,這回挨貼愈近,不時耳鬢廝磨,小玄大氣也不敢出,只覺所觸溫軟柔膩,眼中
的皇后亦越瞧越迷人,忽一陣神魂顛倒,猛感底下烘熱起來,竟然有了反應,幸
得有被褥掩蓋。

  孰料皇后擦拭完畢,又從簪兒臂上接過內衣,要來為小玄更換。

  小玄心叫不好,未及阻攔,已給皇后掀開被子,一眼便瞥見了襠際高高搭起
的帳篷,妙目抬起,嬌媚地橫了他一眼。

  小玄面紅耳赤。

  皇后也不言語,手腳麻利地幫他換了衣褲,瞧見那裡依舊高高地撐著,悄笑
道:「身上受了這麼重的傷,這裡卻還不老實!」竟攏玉指在那突起的頂端輕掐
了一下。

  小玄通體劇震,只這一下,魂魄都險些給掐出竅來。

  皇后掩嘴輕笑,鳳目盯著男兒,真個妖嬈入骨嬌媚絕倫。

  望著眼前的傾城容顏,小玄驀感臉上傳出一道炙熱,沿脖頸燒過心口,火索
般直襲丹田,剎那間週身氣血有如沸騰,幾要把持不住。

  就在此刻,忽聞門口有宮人來報:「儀真宮的送藥來了。」

  小玄心頭一緊,望向皇后。

  皇后乜了他一眼,道:「喚進來吧。」

  過不一會,便見宮娥引著一個女孩走進屋子,但見桃腮杏目腰肢若柳,身上
雖是宮婢衣飾,卻有股子清麗脫俗的仙家靈氣。

  「紅葉姐!」小玄坐直身子,滿面驚喜。

  紅葉有些遲疑地望著他。

  「別動。」坐在床沿的皇后低聲道。

  小玄卻已掀開被子,飛快地下了床,三兩步走到女孩跟前。

  「奴婢叩見皇上與娘娘。」紅葉道,就要跪下。

  小玄趕緊一把扶住,叫道:「是我呀!」

  「真的是你?」紅葉凝目瞧他,眼睛盯著七絕覆下方露出來的半張面頰,訝
色中帶著一絲歡喜。

  「是我,就是我!」小玄應,情不自禁地一把牽住她的手,猶如離家的遊子
見著親人一般,歡喜無比。

  即便平時,兩人也極少如此親密,紅葉面上一紅,趕忙從小玄掌中抽回手去
,問道:「你可好些了?能下床了?」

  皇后黛眉微蹙,仔細地瞧了瞧紅葉。

  「好多了,不用擔心!」小玄只覺神清氣爽。

  「娘娘喚我給你送藥過來。」紅葉道。

  「她怎麼樣了?身上的傷好點沒?」小玄急問。

  紅葉遲疑了下,點點頭道:「好些了。」說著從袖內取出只青瓷小瓶來,接
道:「裡邊的丹丸是娘娘親手調配的,早晚各服一顆,娘娘讓你先用著,說過幾
日還會尋別的藥給你送過來。」

  小玄心頭暖透,歡顏道:「代我謝謝師父,跟她說過幾天我就去見她。」

  紅葉應了一聲,輕聲道:「娘娘囑咐,宮中尚有那廝的許多黨羽,你獨個兒
在這邊,一定要事事仔細,時時留心。」

  「好!」小玄用力點頭。

  「娘娘還說,你也莫要擔心,她會一直留意這邊的。」紅葉聲音提高了些許

  「嗯!」小玄應。

  「那我回去啦。」紅葉道。

  「不多待一會麼?」小玄又要去握著她的手。

  紅葉卻把手緊緊藏著,瞥了皇后那邊一眼,道:「娘娘還在等著回復呢,過
兩日我還會來的。」

  紅葉走後,小玄又被按回床上。

  「好俊俏的丫頭。」皇后輕笑道,「聽說她是你師父從山上來出來的人?」

  小玄神不守舍地點了下頭,見到紅葉,心中對武翩躚的思念更是越發強烈。

  到了第二天夜裡,小玄再也忍耐不住,在床上眼睜睜地煎熬過子時,終見在
屋裡守夜的簪兒及兩個小宮娥睡著,遂悄悄起身,穿好衣衫摸下床來,輕輕推開
窗子,飛身掠出。

  此時他傷勢甚重,真氣不足三成,但施展陸地騰飛術這等入門身法仍是綽綽
有餘,輕易便溜出了雍怡宮,一路避著巡哨禁衛悄行,過不多時,已到了儀真宮
,他熟門熟路,潛入閣中,很快便尋到武翩躚房前。

  小玄站在門口,一陣遲疑,畢竟此時已是深夜。

  「進來吧。」武翩躚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

  他心頭一跳,推門而入,便瞧見武翩躚盤膝坐在蒲團之上,一臉平靜地望著
自己。黎姑姑則坐在旁邊,眼中帶著一絲難掩的喜色。

  顯然是武翩躚在運功療傷,黎姑姑守在旁邊為其護法。

  小玄三兩步走到武翩躚跟前,俯身跪下,叩額至地,哽咽喚道:「師父,黎
姑姑。」

  「起來。」武翩躚道,柔聲道,「左手給我。」

  小玄抬起一邊手臂。

  武翩躚伸出手來,用三根尖尖蘭指搭住他腕關,卻是為其視檢傷勢。

  黎姑姑則盯著他臉上的七絕覆仔細看。

  小玄鼓起勇氣朝武翩躚瞧去,見她臉色蒼白神情微怠,不由暗暗心疼。

  過了片刻,武翩躚鬆開蘭指,收回手去,黛眉微凝,閉目沉思。

  「怎麼樣?」旁邊黎姑姑忍不住問。

  「傷得不輕。」武翩躚歎道,睜開眼凝視著小玄。

  「師父,你的傷怎樣了?」小玄卻問。

  「無妨,只是需要一點時間……你呢?」武翩躚道,「在那邊可好?」

  「不好,不習慣!」小玄即道,「一天到晚都有人盯著,還要我悶著這張古
怪面具,渾身都不自在,師父,我想回太華軒。」

  「有人圍著伺候不好呀?」黎姑姑笑道。

  「黎姑姑,你還來取笑我!」小玄苦著臉道,「你知道我從來就不喜歡讓別
人伺候的。」

  武翩躚忽正容道:「委屈你了。」

  小玄吃了一驚,慌忙應:「不委屈。」

  武翩躚繼道:「我知道,此事甚是為難你。皇后要你演這齣戲,雖是臨機應
變,但亦確實找不到更好的辦法。那魔頭根基龐大,一時難以盡根拔除,眼下只
得暫且如此,我們方能保住迷樓。」

  小玄心頭一懍。

  「小玄,迷樓對我們很重要。」武翩躚凝視著他道,「箇中原因,只能等日
後再告訴你。」

  小玄驀感責任重大,用力點了點頭。

  雖然尚存不少疑問,然而在他心中,卻是心甘情願為這個女人赴湯蹈火生死
不辭。

  「好!」小玄毅然道,「那我就繼續留在雍怡宮,把這出假皇帝的戲演下去
!」

  「好孩子!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們失望的!」黎姑姑含笑道。

  武翩躚輕舒了口氣,望著男兒微微一笑。她乃傾城之色,這一展顏,更是明
麗不可方物。

  四目相對,小玄不覺呆了,剎那間,這些天積存心中的所有的委屈與煩鬱全
都煙消雲散。

  「對了。」武翩躚道,「那天你明明為那魔頭所制,為何卻能於絕處反擊,
瞬間轉敗為勝?」

  小玄這兩日也曾想起此事,卻是百思不解,茫然道:「弟子也不明白,那時
忽覺鎖扣在脖子上的手鬆了,我才能一劍刺出。料是那惡魔大意了,又相距極近
,因此躲閃不及。」

  武翩躚搖了搖頭,望著他良久方歎:「造化神奇,冥冥之中自有玄妙,那魔
頭惡貫滿盈,到頭來終究在劫難逃。」

  小玄心頭一動,若有所觸,蹙眉細思其語。

  「你臉上這張面具是有歷的。」武翩躚凝視著他道:「此物威力絕大,卻並
非善類,眼下雖可助你頂冒那個魔頭,亦可助你療傷煉氣,只是長此下去,終究
不妥,待我再想想辦法。此間你若覺得身上有甚異象,便須即刻過來見我。」

  小玄點點頭。

  「迷樓上有那魔頭許多黨羽,可謂凶險重重,你一定要處處留神小心提防。
」武翩躚停了下,道:「至於皇后,表面恣肆荒誕,實則行事隱秘,有諸多可疑
之處,絕非簡單之人。雖為形勢所迫,眼前她只能助你把戲演下去,不過終究不
是自己人,其真正意圖如何,實是難以測度,你獨自一個在雍怡宮,亦須有所防
備。」

  小玄心中惴惴。

  武翩躚又道:「還有,文武百官當中不乏左右局面的人物,你也須得仔細應
對,面對這些人,稍有行差踏錯,便是覆水難收。」

  小玄認真聽著。

  武翩躚接道:「你也不必太過緊張,這邊會一直盯著雍怡宮的,且隔三岔五
就讓紅葉過去見你,有什麼急難之事,你可以通過她傳報與我。」

  「嗯。」小玄點點頭。

  武翩躚想了想,道:「另外,閻卓忠是我的人。」

  小玄一怔,頗感意外,然而細思之前,又似乎有跡可尋。

  武翩躚道:「若是碰上內廷方面的難題,可找他尋計問策,不得已時,即便
示與真正身份也無妨。」

  「記住。」武翩躚道:「萬一局面險惡難擋,就來找我,切不可獨個兒死抗
硬撐。」

  小玄見她殷殷叮囑,眼中儘是關切之情,胸口一片溫暖,心道:「即便是天
塌下來,我也要守護著她。」

  「你回去吧。」武翩躚輕聲道,「今晚是不是悄悄過來的?」

  小玄應了一聲,心裡卻是萬般不捨,一時挪不開腳步。

  「姑姑,你送下小玄。」武翩躚喚。

  黎姑姑送小玄出來,走到遊廊上,忽道:「她這次傷得不輕,怕是數月之內
緩不過來。」

  小玄一顆心又懸了起來。

  「小玄,你一定要處處仔細。」黎姑姑沉聲道:「至少要把局面撐到她身子
復元,否則……」

  「否則什麼?」小玄望著她問。

  「否則迷樓就保不住了,而我們……將無處容身一敗塗地。」黎姑姑道。

  小玄悚然。

  黎姑姑並沒有說出全部,甚至連細想都不敢。

  失去迷樓,將會把一個天地皆懼的大魔君放歸世間,瘋狂的報復與毀滅勢所
必然;除此之外,她們的族人還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對普天神佛及世敵的
無情誅剿。

  「拜託了。」黎姑姑躬下身,朝他深深一揖。

  小玄趕忙扶住,心中戰戰兢兢,腳下如履薄冰。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3.73.28.61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Fantasy/M.1513103445.A.3B7.html

chungminchun: 推 12/13 10:30
lee693cy : 推!! 12/15 22:01
chungrew : 推 12/26 0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