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 逍遙小散仙17-7


前言:

新書出了,歡迎新老朋友多多支持,有興趣購買的朋友,請私信我,
索取土地銀行帳號轉帳,正版電子書在阿米巴論壇下載,謝謝。
還有六朝燕歌行,也在阿米巴連載中,謝謝大家。

阿米巴論壇:https://www.rosonbbs.com/forum.php

              (第四回)危局

  無盡的黑暗。

  小玄彷彿置身於無光的大海之上,陷在一個巨大的漩渦中心,只覺有無數的
物事怒濤惡浪般朝他奔湧而來,不由分說無可抗拒地撲入體內。

  「終於,我們還是聯手了。」

  暗黑中,有個人陰惻惻地笑,聲音似在耳邊響起,又如從極遠處傳來。

  明明什麼看不見,小玄卻知道那人正在朝著自己笑,而且似曾見過。

  他東張西望,四下尋覓,然卻始終無法瞧見。

  「你是誰?」小玄問。

  「想不起來了?」那人笑道。

  小玄極力思索,頭痛欲裂。

  「那就不用想了,時候一到,你自會明白。」那人意味深長道。

  「自會明白?」小玄疑竇叢生。

  「只須記住,天地皆不容你,若再一意孤行,必將重蹈覆轍!」聲音漸行漸
遠,似乎正在離去。

  「你到底是誰?」小玄急問。

  那人不再言語,彷彿根本沒有來過。

  「別走!」小玄一把坐起,拚命睜大眼睛,在暗黑中搜尋那人的身影……

  「皇上!皇上!」有人在耳邊輕呼。

  「娘娘,皇上醒了!」另一個聲音喊叫道。

  小玄猛然睜眼,眼皮終於真的睜開,驀爾呆住。

  赫見兩個花似的女孩一扶一抱擁著自己,皆為宮娥衣飾,而自己正坐臥在一
張帳如金霞的大床上,身覆錦被,香甜盈鼻。尚未明白,便瞧見皇后快步行來,
一臉歡喜,後邊跟著個俏麗宮娥,正是簪兒。

  「怎麼坐起來了,快躺下!」皇后雙手扶肩將他輕輕按回枕上。

  「這是哪?」小玄問,望向周圍,原來是在張極大的拔步床中,錦衾繡褥極
盡奢麗,拔步階光亮如鏡,前廊兩邊座著內櫥,櫥面雕繪著雅致的仕女圖,左邊
櫥前置金花長瓶、碧玉痰盂,右邊櫥前置博山爐,燒著龍涎,滿帳香甜。

  「我屋裡。」皇后道,「你傷勢頗重,這幾日都在這兒養著哩。」

  「這幾日?」小玄詫道,這才發現自己聲音闇弱,週身乏力。

  「嗯,快三天了。」皇后在床沿坐下,柔聲問:「覺得身上怎樣了?」

  「我師父呢?」小玄猛然一驚,又要坐起。

  「躺著躺著,她沒事,眼下在儀真宮裡養傷呢。」皇后按著他安撫道。

  「我瞧瞧去!」小玄心急如焚。

  「這會不能去,三更半夜呢。」皇后道,「再說,陛下自個傷得這樣重,豈
有上門去探望一個妃子的道理!」

  「陛下?什麼陛下?」小玄愣住。

  「此處還有別個麼,就是陛下您呀。」皇后微笑道。

  「什麼?」小玄失聲道,一時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皇后打了手勢,先前兩個小宮娥便躬身退出屋去,簪兒則仍守在一旁。

  「你聽我說。」皇后盯著小玄兩眼,一字一句道:「從今往後,你,便是皇
帝陛下,當今日月皇朝的天子。」

  小玄驚得目瞪口呆,半晌說不出話來。

  皇后依舊盯著他,目光灼灼。

  「到底是怎麼回事?」小玄壓著驚詫,心念電轉,回想失去知覺前的那一瞬
,忽然若有所悟,顫聲道:「你這是……這是……」

  皇后凝視著他,輕點了下頭。

  「娘娘是要我假扮他……」小玄顫聲道,汗都冒了出來。

  「眼下只有如此,你,我,還有你師父才能挨過這一關。」皇后不動聲色道

  小玄心驚脈跳,猛感面上捂著什麼,抬手一摸,赫是張面具似的物事,不禁
一怔,指尖摸到頂上,赫然觸著幾根角狀物事,唬得就要揭下。

  「別碰!」皇后趕忙攔住,道:「這張面具能幫助我們。」

  小玄僵住了手。

  皇后道:「你臉上的面具叫做七絕覆,又名魔君之覆,原為七絕魔君之物,
乃神佛皆忌的至寶,居傳它能汲取天地七種氣息,只要戴在臉上,便能自行提升
修為與療養。」皇后道。

  小玄隱覺似有許多看不見的物事從四面八方飛來,不斷撲入體內,激盪得週
身氣血如沸,赫與適才夢境中的情形十分相似。

  皇后接道:「晁紫閣對它垂涎極久,然卻苦尋多年不獲,平日所戴乃是卜軒
司進獻的贗品,真品卻不知怎麼竟落在你師父的手裡,最後神差鬼使地又跑到了
你的臉上,或許真是冥冥之意。」

  小玄聽得驚疑不定,竟覺臉上的面具熟悉之至。

  皇后停了下,繼道:「你就暫且戴著它,一來可以用來療傷,二來也能以此
遮人耳目,把眼前這齣戲演下去。」

  小玄心頭突突直跳,忽問:「這個……這個我師父知道嗎?」

  「當然知道,而且沒有異議,否則,她怎肯讓你及這張面具留在這裡。」皇
後道,「兩天前,我已經同你師父會過面了,她要我嚴防任何差池疏漏,以確保
你的安全,並答應彼此呼應,以應對眼前的難局。」

  小玄聽得胸口一暖,心神稍定,問:「那魔頭怎樣了?」

  「沒了,那廝大限已至,再不能為非作歹了。」皇后淡淡道,話鋒一轉:「
只是,那廝早已淪陷魔道,宮中及朝野隱匿著許多他的牙爪心腹,各俱奇能,須
得仔細提防。」

  小玄想想還是覺得荒誕,道:「許多人見過那魔頭的,這假皇帝又能冒充多
久!」

  「沒幾個見過他。」皇后淡淡道,「即便是我,入宮近三年也沒能見到他的
真面目,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而且你的身材與他甚是相仿,戴著面具,穿上衣
服倒也差不多了,還有,他聲音原本就多變,這也教人難以察覺有甚改變,最最
重要的是,我這個皇后,與及你師父——宮裡最受寵的妃子,都認定你是皇帝,
還有哪個會起疑心?」

  小玄摸摸臉上的面具,悶哼道:「難道要我一直都戴著這東西?」

  皇后應道:「也沒啥不好的,這七絕覆乃無上至寶,晁紫閣及無數修煉中人
一直夢寐以求的!」

  小玄聽了,卻越發覺得臉上不適,週身亦都灼躁莫明,他甚至懷疑,戴著這
張面具以後還能不能睡個安穩覺。

  殊不知他記憶被鎖,忘了自己此前已戴過這七邪覆多次,身子漸已適應其侵
撓,否則此時絕對不止「感覺不適」這麼簡單。

  「事已至此,別無他法。」皇后神色如常道,「此事若是壓摀不住,我們只
有死無葬身之地了,況且你師父此時傷勢甚重,即便神通廣大,亦無力應付眼前
的危局。」

  「我師父傷得有多重?到底怎樣了?」小玄一顆心又懸了起來。

  「你無需擔心。迷妃乃天妃下凡,自有療傷妙術,就連宮裡最好的御醫都拒
於門外,而且她這幾日還讓人送療傷藥過來呢……」皇后取過一隻小小瓷瓶,在
他面前晃了晃,安慰道:「喏,這就是她讓人送來的丹藥,有這工夫,說明對付
得了身上的傷勢。」

  「她傷得肯定不輕,此時又要應付重重危機……」小玄依然憂心如焚。

  皇后道:「你別想太多,當務之急,就是快些把傷養好,只要你能把這台天
子戲演下去,我們就暫可安然無恙。」

  小玄心神不寧地點了點頭,猛然想起一事,驚道:「對了,那晚還有兩個人
知道我師父的事情,若是將消息傳與晁紫閣的黨羽……這可如何是好?」

  他指的是那夜先行離去的血尊與凌婕妤。

  皇后只淡淡道:「這個不必多慮,我同你師父自有應對,你就不用理睬了。

  小玄忽然有種感覺,眼前的女人與師父都很不簡單,身上似乎俱隱藏著許多
秘密。

  皇后指了下身邊,又道:「簪兒、璫兒、鐲兒還有璧兒你都見過的,她們四
個是我的人,嘴巴嚴辦事妥貼,都是這裡拔尖的聰慧丫頭,今後就由她們來照顧
你飲食起居。除此之外,即便是雍怡宮裡的人,亦難保不出漏子,須得提防,切
不可讓他們見到你的真面目。」

  小玄一陣頭痛。

  「天快亮了,你好好歇息,這床讓與你,我暫睡西廂,有事讓簪兒來叫我。
」皇后柔聲道,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臉,又幫他蓋好被子,微微一笑轉身去了。

  「萬歲爺安心歇息,要什麼就喚一聲。」簪兒輕聲細語道,雖然知道這個皇
上就是原來的少國師,語氣卻跟以往大不相同。

  小玄聽她喚自己萬歲爺,不覺打了個冷噤,渾身皆不自在。

  簪兒輕手輕腳地放下帳子,走開去了。

  小玄透過帳子望去,見她走到門口,喚進來之前的兩個小宮娥,比劃著似在
分派活兒,接下有的添香,有的放簾子,又分頭尋察各處……過沒多久,屋子裡
的琉璃燈一盞盞給滅去,僅留離床較遠處的幾盞照明,三個女孩回到拔步床旁坐
下,低低悄語了片刻,便團起身打盹兒養神。

  屋子裡靜了下來。

  小玄躺在床上,回想起那夜的驚心動魄,依然神魂不寧,雖感疲憊已極,卻
始終輾轉難眠,一時惦念師父,一時又記掛五姐姐,再又擔心起夭夭來,再後竟
然想到碧憐憐身上去……不知煎熬了多久,方才昏昏睡去,然而不知是因為傷勢
還是臉上的七絕覆在作怪,一夜噩夢不斷。

  「陛下,陛下!」有個嬌滴滴的聲音在輕喚。

  小玄猛然坐起,大汗淋漓地睜開眼,呼吸急促得像是狂奔了百十里路。

  「沒事,沒事了,放鬆放鬆。」皇后摟抱著他背膀喚道,旁邊還立著簪兒及
幾個大小宮娥。

  此時,柔和晨曦已吻透窗紙,灑滿一屋子清暉。

  小玄望望周圍,怔了好一會,繃緊的身子終於慢慢鬆懈下來。

  醒來前一刻,夢裡的他在與一個始終看不清楚面目的人或魔惡戰,所過之處
,樹木焦枯石成齏粉,激烈之度可謂天崩地裂泣鬼驚神。

  惡戰的雙方皆俱神通廣大超凡入聖,以致他懷疑夢見的那個「自己」,究竟
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去打水,再取套內衣來換,其他人先別進來。」皇后朝簪兒道。

  簪兒應了聲,打了個手勢,帶領幾個大小宮娥一齊退出屋去。

  小玄兀自神不守舍,夢境的最後,他瞧見了只奄奄一息毛髮如墨的狐狸,而
那個「自己」卻不知道哪裡去了。

  「怎麼了?」皇后望著他問,「做噩夢了?還是身上不舒服?」

  「把這面具摘了好不好,戴著它,渾身上下都不自在!」小玄懊喪道。

  「七絕覆的確不是善物,可是它療效神奇。你瞧你受了這麼重的傷,卻能恢
復得如此之快,多半就是它的功勞。」皇后輕聲道。

  「這東西捂在臉上,著實悶得慌……」小玄吞吞吐吐道,瞥了眼皇后,只覺
更比平日鮮媚艷麗,分外誘人,心頭突突亂跳,然卻隱隱知覺,十之八九是臉上
的面具在搞鬼。

  「知道戴著它不舒服,你暫且再堅持一段時間,我已找人去做了張一模一樣
的贗品,等你的傷勢再好些,我們便換掉它。」皇后柔聲哄慰。

  小玄突然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3.73.28.61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Fantasy/M.1513018417.A.E3D.html

chungminchun: 推 12/12 12:23
t43072000 : 推! 12/12 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