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 鬼途奇行錄5─李劍詩質疑俏如來部分(雷)


一樣先來談一下我目前最鍾愛的李劍詩
今天終於讓我看到他跟俏如來對戲了(灑花)
看完這場戲更喜歡劍詩了

(埋霜小樓中,俏如來與李劍詩眼神交會打量彼此 李劍詩甩袖將俏如來請進桌前)

李劍詩:請!

(俏如來眼神掃到李劍詩身後的潮汐瑰瑕)

李劍詩:你識得此劍?

俏如來:原來潮汐瑰瑕是前輩的配劍!

李劍詩:是吾年少時所持,世上無二!

俏如來:嗯嗯嗯……

(俏如來走近棋盤 入局)

李劍詩:既來之則安之,可否賞臉陪我下完這一盤殘棋?

俏如來:前輩盛情俏如來卻之不恭,此盤殘棋白子佔盡優勢,是否……

李劍詩:無妨,就這樣下吧。

俏如來:請!

(俏如來手執白棋開始落子)

李劍詩:隨手落子,在這盤殘局非是上策

俏如來:計策因時制宜、因地而變,我用一子之誤壞了原先布局,是因在這盤棋局勝負之前,更該顧及人情。

李劍詩:哦?

俏如來:前輩救了修儒,俏如來在此致謝。

(俏如來鞠躬)

李劍詩:這番人情味,劍詩收下了。觀如今混亂的局勢,鉅子要如何挽回那一子之差呢?

俏如來:前輩喚我俏如來即可。

李劍詩:這聲鉅子是權力的象徵、身分的認同,亦是九算喪心病狂的來源。這聲稱呼讓你覺得沉重了?

俏如來:確實沉重,但既然背負,俏如來便有心理準備坦然面對。

李劍詩:那為何要我喚你俏如來而非鉅子?

俏如來:因為這聲稱呼在這個當下,是立場與關係的不同。

李劍詩:身為鉅子,你當知墨家十論中,明鬼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俏如來:明辨鬼谷,杜絕鬼谷一脈在朝堂所有的根苗。

李劍詩:身為鬼谷一脈的我就在你的眼前,你當如何?

俏如來:若前輩真危及天下眾生安危,俏如來當勉力抗衡之。

李劍詩:你口中的天下是誰的天下?是史家人的天下?還是墨家的天下?

俏如來:是眾生的天下!

(俏如來落子)

李劍詩:好一手急攻,好一句眾生的天下!

俏如來:前輩,換妳落子了。

李劍詩:自你接任墨家鉅子以來,我一直留心你與九算的動向。

俏如來:俏如來明白。

李劍詩:你以鉅子身分巡視海境,引爆海境暗流欲解決矛盾,但所行每一步都將矛盾無限擴張。先是干涉他國內政,而後站在對自己相對有利的立場去壓制另一方。這等行為與你認知的鬼谷一脈有何不同呢?

俏如來:前輩一手侵消實讓俏如來難以招架阿!

李劍詩:這樣就讓你難以招架了?

俏如來:世上有正邪之分,但有更多難以分辨的立場,兩個正確未必然能共存。如果不做選擇那就是袖手旁觀,旁觀容易,因為不用負擔任何責任。

李劍詩:鱗王立場就代表原有的三脈階級,難道墨家也贊同人生有貴賤?

俏如來:俏如來相信人無貴賤,鱗王不正為此而努力?

李劍詩:那你憑何種標準判定鰭鱗會所持的立場必須敗亡?

俏如來:我從未認為鰭鱗會必須敗亡,若如此想或者倒也容易了。

李劍詩:你並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俏如來:俏如來唯一能確定的是歷史不能重來,我沒時間亦無義務去理解海境每一個人的志向,因為那是一場戰爭!

李劍詩:讓一子而逆勢求勝,這盤殘局李劍詩敗得心服。

俏如來:是前輩刻意讓在下勝出。

李劍詩:何以見得?

俏如來:前輩想問的從來就不是那些問題,對吧?

李劍詩:你說呢?

俏如來:容在下冒昧一問,前輩自己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了嗎?

(李劍詩與俏如來同時抬頭仰望一旁的雪樹)

俏如來:墨家先人傾盡兩千年也無一個絕對答案,傳承下來只有一個似是而非的理念來面對各方質疑。戰爭雖然殘酷,但誰又能確保九界和平後不會是再一次的征戰?如今我能做的只有謀取和平的最大可能性。

(俏如來開始收拾棋盤,李劍詩目光也轉回來注視著正在收拾棋盤的俏如來)

俏如來:前輩問我為何鰭鱗會該敗,其實這個問題我數次問過自己的內心。

李劍詩:有結果嗎?

俏如來:俏如來願意相信鰭鱗會中大有如同盜俠一般的好人,但又怎樣呢?過往的歷史進程,哪次抗爭能可避免血腥殺戮?讓鰭鱗會得勝三脈將死多少人?所以我不能等只能選擇,選擇在鱗王手上海境能夠完成流血最少的改革,趁鰭鱗會尚未壯大時將傷亡降至最低。

李劍詩:你不怕有一天雙手會沾滿忠義之血?

俏如來:當年師尊要滅魔世,他難道就沒想過魔世也可能存在好人嗎?

(俏如來收好白子)

俏如來:他想過,在遊行每一界的過程中他都有想過,所以他一次又一次付出代價,強迫自己做到一視同仁的捨得、一視同仁的不捨。縱使他有世人難及的能為,卻承受著不為人知的傷害,直至……最後。縱使我窮盡一生也無法超越師尊的能為,但與師尊相同的是我也在找尋這個答案,一個永無答案的答案。哪怕未來我將背負那些傷害,看著親者死、仇者亡,信任我的人一個個離我遠去。直到自己再也承受不了傷害,傷無可傷;直到我再也找不到理由說服自己,也許那就是答案的終點了。

(俏如來收好黑子)

俏如來:前輩,我該離開了。

李劍詩:欲往何方?

俏如來:找尋答案的路上。

李劍詩:走你該走之路,做你該做之事,這條路上你將面對更多質疑。

俏如來:前輩如此直言坦蕩,難道不怕墨家之人來尋嗎?

李劍詩:你該思考的是為何潮汐瑰瑕會再回到我的手中。

俏如來:俏如來多謝前輩題點。

李劍詩:今日一會受益匪淺,請。

俏如來:在下告辭。

李劍詩邀俏如來下的一盤殘棋
是一個不那麼針鋒相對的互相試探
可以看得到俏如來後輩人的謙讓做足
李劍詩的先天女高人風骨也如同皓雪

隨著棋局推進話題也跟著轉換
在鉅子稱呼這一塊
用立場人情繞了兩轉之後
才終於切進責任與做法

李劍詩認為你墨家鉅子在海境的作為
跟你們墨家所要根絕的鬼谷一脈
在作法上並無二致阿
你到底憑什麼替海境人民決定他們的未來

俏如來表示
他不想看到目標一致做法不同的雙方
在那邊戰半天結果死一堆都是平民百姓
既然鱗王以階級平等為目標努力
我就相信他一定辦得到
在更多人命傷亡之前將戰事畫下句點

李劍詩再問
你既然也清楚雙方陣營都未必是錯的
甚至雙方陣營也有好人
那你就不覺得你幹的事情
某種程度上也是殘害忠良嗎?

俏如來回應
我以和平為目標努力
這些過程中產生的犧牲與罪孽
等我哪天背負不動了
這條路可能也就走到終點了吧

李劍詩表示
好吧
你這條路既然這麼難走
那希望你可以繼續好好走下去囉

身為一個曾經被俏如來師尊所陷害的忠良
而且是不分青紅皂白就被往死裡黑
被黑到只能出走師門
至今仍有遺憾的那一種
李劍詩所表現的氣度之恢弘
讓我覺得就算她可能並不是這麼認同俏如來的理念
但都會敬他的情懷
而願意出手幫他一把吧

與之相對的
就是黑暗中掌握權力
在幕後操弄一切的凰后
這兩個角色真如片頭打起來
不知道會是因為怎樣而起的衝突
我自己是很想看到啦
但凰后的偶很重
想必拍攝一定是非常非常地困難重重

講到武戲
是說鬼途奇行錄從第二集開頭
那兩分鐘不到的武戲之後
一直到現在都沒再看到半場武戲了
雖說這幾集沒有武戲也不會特無聊
但金光積蓄了這麼久的時間沒拍武戲
接下來拍出的品質
想必是能夠讓大家看到下巴掉下來吧

我都快跳入大蛇武力黨了說
已經四集了阿!

P.S:請風神歸位,別只讓蛇哥獨領風騷阿


◥██◣
___▁▂▃▄▅▆▇█████████▇▆▅▄▃▂▁ˍ_ ██
╭●█▄▄▂▁▁ˍ_ ██
▅▃▃▃▃▃▂
█◣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9.151.6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513789947.A.DD6.html
※ 編輯: lukiya9477 (36.229.151.68), 12/21/2017 01:16:30

akito19: 武力分析我只信蛇相,但最近品質有點下滑 12/21 01:17
SDGAZO: 天下歸心~~!! 12/21 01:22
jack19931993: 突然覺得”歷史不能重來 只有選擇”也算是一種避重就 12/21 01:26
jack19931993: 輕的幹話 XD 12/21 01:26
jack19931993: 反正事情已經發生 沒人能證明另一種選擇會更好 XDDD 12/21 01:27
yukinoba: 推這篇,這段對話點出了金光在編劇上一直以來秉持的 12/21 09:46
yukinoba: 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每個人都是兇手也都是被害者 12/21 09:46
yukinoba: 每個人都是好人也都是壞人,只有一直不斷的做出選擇而已 12/21 09:46
yukinoba: 真的很高興看到金光的編劇終於歸位了… 12/21 09:47
noreg10116: 歷史不能重來這段,印象中墨武時赤羽也有跟他講過類似 12/21 10:06
noreg10116: 的橋段,他自己也曾這樣說群俠,因為歷史不能重來,所 12/21 10:06
noreg10116: 以群蝦只會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因為一旦承認自己是 12/21 10:06
noreg10116: 錯的,就也必須承認自己是製造動盪的元兇 12/21 10:06
alleninwar: 就像是說不希望資方跟工會戰來戰去,受害的是其他勞工 12/21 10:12
dukemon: 我覺得沒時間也沒義務也是一句幹話XD 12/21 10:36
higreater: 是幹話沒錯 但說回來既然別人沒給時間那俏也真沒義務 12/21 10:47
higreater: 有時候幹話也是血淋淋的實話 看你站甚麼角度看而已 12/21 10:48
dukemon: 問題在於是俏故意引爆的 12/21 10:50
dukemon: 時間上俏也有一些掌控點吧 12/21 10:53
higreater: 我覺得那是演出來跟鬼一樣的問題 不然照理早就快爆了 12/21 10:53
dukemon: 海境Bug實在太多,硬要圓只會有各種吐槽 12/21 10:55
dukemon: 沒時間跟義務這句話我覺得是幹話的原因就是 他自己引爆的 12/21 10:55
dukemon: 扯什麼沒時間… 12/21 10:55
higreater: 這倒不能同意更多 XD 12/21 10:56
dukemon: 真的沒時間是像魔世入侵、地門、元邪皇那種突發狀況 12/21 10:57
nonavailable: 不過俏的確沒時間啊,他還有七界要毀滅 12/21 11:12
dukemon: 如果是要趕九界巡迴場的話那他的確沒時間啦XD 12/21 11:17
rp20031219: 俏 : 沒時間了,再拖下去師兄又要來鬧我了>< 12/21 12:06
enamelcord: 看完覺得好怒啊。XDDD 12/21 13:28
lukiya9477: 從那句師尊當年要滅魔世開始 我都有種俏如來隨時會被 12/21 13:32
lukiya9477: 一劍封喉的Fu 12/21 13:32
sissyfox: 當年老素質疑寂寞侯的天下止武做法 寂寞侯也說:至少我 12/21 17:05
sissyfox: 曾經盡力去試過天下太平的方法 你也無法證明這必然不可 12/21 17:05
sissyfox: 你老素沒有嘗試 只是不停去解決層出不窮的問題or野心家 12/21 17:07
sissyfox: 結果就是 武林仍舊紛亂 平民百姓仍在水深火熱中 12/21 17:07
sissyfox: 老素只是低頭沒有回應 寂寞侯:原來你比我更沒救世的決心 12/21 17:08
sissyfox: 老素在寂寞侯走後言:唉 最了解自己的果然是最好的敵手啊 12/21 17:10
sissyfox: 寂寞侯自己也說過 這過程犧牲是必然 他也不會為此道歉 12/21 17:11
sissyfox: 他也知道自己不會有好名聲 好下場 但他選擇去做了 12/21 17:13
poke001: 俏的理由其實說穿就是他跟鱗王比較熟 他比較相信鱗王這樣 12/21 18:35
poke001: 而已 12/21 18:35
poke001: 俏的說法跟隔壁棚犬死的孤兒編劇理念有幾分相似 平民不該 12/21 18:41
poke001: 反抗 只能靠權貴有一天覺醒 明君降世實行改革 這才是王道 12/21 18:42
taistruby: 推整理 12/21 22:01
Snow004: 看完怒+1,雖然我先在其他地方看人截圖怒過了XD 12/22 00:15
kitakawamu: 推這篇> < 俏真的只是選擇自己能做的方法而已 12/22 09:04
kitakawamu: 對錯與否 端看觀視人的立場而定吶 至少俏是努力過了 12/22 09:04
kitakawamu: 要成為一個事事完美的鉅子 連教授都達不到 何況俏俏 12/22 09:05
valentian: 揠苗助長果然是不行的。教授快來把你的傳人領回,記得 12/22 11:56
valentian: 連同那個失敗品一起帶走www 12/22 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