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 生死一劍觀後心得(2)關於凜雪鴉


就《殺無生篇》來詳細記錄一下心得。

沒看過小說,單就電影而論。並同時跟東離劍遊紀本傳作對比。

[[※內有腐觀點,慎]]

二、凜雪鴉

[凜雪鴉阿凜雪鴉,真奇葩阿真奇葩]

[重要的問題是:愉悅的點在哪?]

偷取信念和偷取信任,應該是兩回事。

眾多道友們包括我,看完《生死一劍》後第一時間的心得感想,

不外乎“凜雪鴉你這XX人……”

其實凜雪鴉本來也不是正道人士,正邪難判,是非觀這條腦筋不知道存不存在?

愛亂玩又不負責,玩脫了就放伊去,肯定屬於混亂陣營。

東離本傳的凜雪鴉,由於有足夠時間鋪陳,觀眾就算不喜歡這種性格,

在理智上多少也能容忍。(一種我就靜靜地看你奇葩的意味)

但是,在外傳中,卻沒有清楚描述凜雪鴉身為一個大盜,想在這事件中偷到什麼?

可以推測猜度、但終究不甚明瞭。

不像東離本傳中對於蔑天骸那樣,是有針對性、是講白了的。

我想知道:

凜雪鴉要偷的,難道是鐵笛仙那”自矜傲慢評判他人劍技”的虛榮心?

還是眾多參賽者”追逐劍聖虛位”的名利心?

那麼殺無生只是一顆棋子嗎?剛好能夠用來搗亂整個局勢,

還能夠觀賞他本身懵然不覺、深陷局中,一步步走在計畫內最後崩潰?

愉悅的點是什麼?

或是說,沒那麼複雜,真的就只是凜雪鴉自己說的,

看不慣這個劍英會的評判方式,想要它從此消滅?(台詞沒逐字記,大概意思是這樣)

有點違和。

所以說,凜雪鴉在外傳和東離本傳中,給我的觀感不同。

本傳中,他自視甚高天賦過人,與其說性格惡劣……的確惡劣,

但還不如說價值觀特別奇葩。只要能愉悅,玩弄目標不會感到絲毫愧疚。

在遊戲人間、玩世不恭的皮下,凜雪鴉有種隱藏的傲慢自信與目下無塵:

“這些人沉浸於自以為是的幻象之中,真傻啊。
我來絆他們一跤,讓他們跌倒,在地上吃土吃痛,
這樣就能好好感受自己的虛妄愚昧了吧”

可我在外傳《生死一劍》裡看到凜雪鴉搞事,卻有一種很難形容的……

“怎麼站位這麼低?”的感覺。

因為仰望,所以才想越過去踐踏,來證明自己的高度。

好像不該是這樣的。凜雪鴉的自我心理定位,應該不是居於低處。

並非想證明自己”比較高”,他已經到過高處了;

並非因為不服氣、覺得自己”能勝過”的逞能,他的視角該是隱約俯視。

“爬這麼高,看到了自己的極限。真無聊啊,不想拼死拼活越過那條線。

還是用點別的方式來玩耍吧?”

有這樣的意味吧。

就東離本傳來說,凜雪鴉為了搞事,對強者的作弄可說百無禁忌,且遊刃有餘。

不管實際上罩不罩得住,就算可能有突發狀況發生,

心理上總歸是作壁上觀、相當悠閒的。

且他在東離本傳中,雖然對大方向的局面情勢算是了然於胸,

但比起老謀深算全程控場的謀略家 (比如霹靂劇集那堆前輩),

他更像是見機行事,從旁順水推舟,不時煽風點火的投機者。

((所以才會不慎玩脫,還被蔑總倒打一耙原地崩潰哈哈哈哈))

這裡撥一下、那裏揪一把。找樂子才是動力,愉悅才是目標,

並不是被心中強烈的情感欲念或執著所驅使。

所以我總覺得,凜雪鴉在外傳中給我的性格印象,與東離本傳相較,

有微妙的違和感。

簡單說,凜雪鴉其人行事,”應該是”:

不是為了自己不爽而報復社會,而是為了追求自爽愉悅來玩弄人間。

兩者有差吧?外傳就隱約給我一種略略偏向前者的感覺。

以東離本傳來說,為啥要對玄鬼宗、蔑天骸搞事呢?

蔑天骸以劍術自傲並追尋神器,認為”最厲害的劍者理當持有最好的劍”。

然而,這個價值觀對凜雪鴉來說,是很白痴的(?),阿不,是很荒謬可笑的。

想動搖這”神人配神劍”的價值觀,可能,就是要讓蔑天骸持有神劍,

再將之劍術上的傲慢擊潰:你本來就不是什麼絕世劍者,就算持有神劍也不是。

這樣才能打他的臉,看他失去這種自尊驕慢的信念,讓他知道自己白……荒謬可笑,

進而失落悲憤。多愉~悅~啊!!

這是作弄的心態。凜雪鴉目的不是讓蔑天骸死,其動機不是個人仇恨,

所以性命不是重點(但死了應該也無所謂吧)。

重點是,要看到蔑天骸活著被打臉,要他感受到自己的錯誤愚蠢,要他難堪崩潰,

愉悅才於焉而生。這就是為何蔑總抵死不從,高傲依舊,最後還自殺脫戰(?),

凜雪鴉就神經質抓狂炸毛了。

費盡心機搭建舞台,親自導演一場”主角很傻”的滑稽大戲。

最期待落幕前的精采橋段,沒想到男主蔑總智商在線、心氣奇高:

老子就罷演,死給你看!你永遠別想看到你劇本上的那一段啦~~~

蔑天骸:哈哈哈哈哈哈 ( ゚∀゚)ア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 \/ \

唉唷喂,簡直氣死鳥大導演了嘛。XD

反觀在外傳中,凜雪鴉對劍英會的搞事呢?

搞事的對象,到底是劍英會賽事?還是參賽者全體?

是鐵笛仙還是殺無生,或者以上皆有呢?

把劍英會的最強者(也是評判者)鐵笛仙,在物質層面消滅、殺死,

其實,並沒有打臉意味啊?看不出鐵笛仙的信念有受到什麼衝擊,

看不出被羞辱的點在哪。

好吧,讓鐵笛仙被自己的徒弟打敗、殺死,或許是屈辱吧?

可我覺得這偏向”打擊”,而不是”打臉”。

為了讓殺無生背黑鍋,還對許多參賽者進行毒殺。

他們是死了,賽事大概也會從此消亡不再舉辦了。

但那種由無數武者前仆後繼、構成劍英會賽事的虛妄名利心,也並沒有被打破。

凜雪鴉的爽點(x)何在,是他行事的動機、性格的基礎,也是凜雪鴉這角色的靈魂所在。

如果說,看不慣劍英會賽事,於是就像用炸藥炸翻、颱風過境一樣,粗暴地全數毀滅,

那我覺得就不像凜雪鴉在東離正傳的作風。

怎會好像隱約帶著仇恨厭憎似的報復社會呢?惡劣的點好像偏差了?

凜雪鴉應該是,把人殺死,不如看他們活著崩潰。動手破壞,不如看他們自取滅亡。

所以我不是很明白這個劍英會的搞事,凜雪鴉的愉悅點在哪呢?偷走了什麼呢?

好吧,那只能假設,劍英會應該是順便,殺無生才是真正的目標。

殺無生被挫折屈辱,或許使凜雪鴉的心中很愉悅吧?

但是屈辱了什麼而讓他愉悅?這也是很存疑了。

官方大大,您可別說因為雪鴉渣了無生,所以感覺很愉悅好嗎?XD

一個偷信念毀傲心的大盜,卻以渣人為樂,還有沒有點格調了喂?

到底是偷傲心還是偷芳心好吧隨便啦都是偷!XD

不是不可以渣人,但渣人不該是目的吧?

也就是說,跟殺無生成為好友,是為了方便行事,

藉機毀去殺無生在劍道方面的某種信念,這個可以理解。

但如果說,跟殺無生成為好友,是為了讓他感受人間自有真情在,

讓他得到友誼之後,再加以背叛……???

這不就只是情感騙子而已嗎?說好的大盜呢?XDD

應該要側重描寫,被害者本身、真正失去的重要信念,

那凜雪鴉的惡質狡猾盜賊人設才有意義。

而不是著重在被害者在情感上被背叛的傷害。

如果跟凜雪鴉之間的情感,就是最重要的信念,……,

那我就XD 、我就…..???XD

官方大大你是這意思嗎?

不然乾脆都讓凜雪鴉去跟每個對象使美男計,千方百計騙到真心,然後再背叛好啦?

由於演出來很像言情大戲,看得很揪心。

((不推這對都可以很順理成章往下腦補同人情節了呢!還挺萌的啊!!!(X ))

((喂!克制))

但過於著重情感關係上的羈絆,就不是很貼合角色了吧。

這麼說吧。

例如,東離正傳第一部的結局……

難道凜雪鴉尾隨殤不患,是因為看上大叔想交個朋友嗎???

很明顯就 不是 嘛!! 說是的來戰XD

人物行為的理由,有脈絡可循。凜雪鴉跟隨大叔,是因為有趣

找樂子,才是他這個角色最大的驅動力。

當然囉,如果要以此為憑,來證明殺無生在凜雪鴉心中十分特別,那…..

那……

那這波操作,也是很騷很可以!服氣!!!

對於角色之間交流的方式與深度,戲迷們總是可以自行另闢蹊徑、馳騁想像。

但希望官方還是要好好維持角色本身的亮點所在。

總之,情感交互的火花,和角色本身性格的維持,當中取捨希望官方能多注意了。

不致於到賣腐程度啦,友情還是可以解釋一切的喔。

整體來說看得很樂。粉紅泡泡很好,但希望東離本傳第二部能斟酌一下,

最好還是延續第一部的風格與精神。

……如果東離二部,揭露凜雪鴉的確就是這種奇葩、而不是那種奇葩,

那也只好認了囉……~( ̄▽ ̄)~…..

((感覺可能性很大))


慕少艾:「 呼呼~ 羽仔,幫藥師一個忙吧~ ~(≧﹏≦)~ 」
孤獨缺:「 來來! 羽仔,跟仙仔定孤支啦! ┌(‵▽′) / 」
泊寒波:「 呵呵, 羽仔,準備幾時過門啊? ( ̄y▽ ̄)╭ 」

羽人非獍:「…別叫我 羽仔 !#
羽仔 羽仔 羽仔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2.236.9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513520535.A.75B.html

kiuo: 沒什麼俯視仰望的問題,g8鳥說過,劍的境界是無邊的大海, 12/18 02:46
kiuo: 而不是山巔,對他而言自付劍聖名號,自以為站在山頂的鐵笛仙 12/18 02:46
kiuo: ,跟搞錯劍的境界,想登上巔峰的參賽者自然是礙眼的東西,劍 12/18 02:46
kiuo: 聖大會又名滿天下,實則根本是一群嘍囉在自high,自然是該破 12/18 02:46
kiuo: 壞的東西 12/18 02:46

我說的視角那邊,其實有點偏私人觀點了,但作為直觀的觀影記錄,
還是姑且記下。(就是一個印象) 謝謝你回文指出喔,我會再回頭去看細一點~
※ 編輯: WineCheese (111.251.97.82), 12/18/2017 04:21:09

喔對了解釋一下
我認為凜雪鴉是那種 你信神阿?神都是假的啦,這就把它扯下神壇給你看仔細
你覺得你心目中的神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QAQ什麼 原來我信的神 一直不是神
神存在嗎 神不存在嗎? 崩潰!

而不是那種 你信神阿?你好礙眼阿,把神壇毀了,看你去哪信
唉順便把你也殺了,誰讓你信假神

QAQ什麼 再也沒有神壇了我以後去哪拜拜
QAQ什麼 我竟然死了

後者沒有真正證明假神,沒有崩潰的那個爽點(?

我覺得凜雪鴉對神沒有仇恨 所以礙眼一說令人存疑
但他樂於鑑定真神還假神 超級煩的

skullxism: 這不就是以自己的價值觀俯視輕看他人價值觀嗎? 12/18 04:47
yuizero: 之所以違和 是省略了很多小說的橋段 尤其是劍英會最大 12/18 10:40
yuizero: 獎品 是由護印師認證 已經沒有神力的裝飾用”神誨魔械” 12/18 10:41
yuizero: 而且小說不是由神箭手殺人 而是毒殺 12/18 10:42

欸噫
改編過程的省略,那也無奈,就……
觀眾就體會一下精神……

farso: 推一個。而且老實說,整個佈計跟推進根本漏洞百出,如果鐵 12/18 16:19
farso: 笛仙是個正常人的智商,期間隨便跟殺無生搭句話,凜雪鴉的 12/18 16:20
farso: 「盤算」就GG了;只能說小說原著不是虛淵寫的,這種結構上 12/18 16:21
farso: 的硬傷連老虛都難救吧?XD 12/18 16:21

如果專注寫殺無生在劍道上被屈辱,這真的蠻難編的
也是辛苦小說作者大大,情感挫折比較容易表現,也很好理解

vm06wl: 我覺得應該看成外傳裡演的凜雪鴉是當年的性格,本傳裡也 12/18 17:45
vm06wl: 許是後來還有什麼其他經歷稍微改變過的性格 12/18 17:45

有可能,不知道東離二部怎麼打算

※ 編輯: WineCheese (111.251.97.82), 12/18/2017 18:59:14